当前位置: 航运信息 > 口岸港航数据 > 正文

2019年上半年宁波口岸主要集装箱航线市场分析

发布日期: 2019-07-19 来源:宁波航运交易所

上半年回顾

在积极的运力调控措施的支撑下,市场淡季提前结束且未如去年惨淡,受此影响上半年市场整体好于去年。但就近期分航线市场表现来看,欧洲、地中海、澳新等航线因运力基数较大和目的地需求有限,运价表现远不及去年同期,而北美、中东、印巴、南非等航线主要依靠运力收缩手段支撑运价远远高于去年同期。此外,今年多数航线运价走势和运价水平较2018年有较大差异,美西、地东、地西、南非一季度航线运价走势与运价水平与2017年同期十分相似。

据最新数据显示,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完成139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4.7%,其中至“一带一路”沿线的吞吐量占比超过四成。2019年上半年,宁波航运交易所发布的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NingboContainerizedFreight Index , NCFI)平均值为664.4点,较去年下半年下跌5.8%,较去年同期上涨3.4%。21条航线指数中有10条航线环比上涨,11条航线环比下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地区主要港口中,14个港口运价上涨,4个港口运价下跌。

1.欧地市场运力过剩,近期运价增长乏力

欧地航线在春节旺季收获的高位运价,及今年4月低位运价高于去年同期,带动今年上半年整体运价略高于去年同期,但航线运价受运力拖累严重,5-6月市场回暖有限。具体来看:1月-2月上旬,市场十分火爆,春节前货主的集中出货行为导致市场舱位供不应求,运价长期处于高位,其中欧洲航线指数同比上涨6.1%,地东航线指数同比上涨4.8%,地西航线指数同比上涨21.0%。2月中下旬后,市场进入节中、节后淡季,运价持续下跌,地东、地西航线订舱价格跌至3月末前一周才出现小幅回调,欧洲航线由于大船投入加重运力过剩负担,运价持续下跌。4月,有别于去年同期运价继续下跌的情况,在货量有一定回升的基础上班轮公司主动上涨欧地航线运价,其中欧洲航线受运力拖累上涨有限,地东、地西航线涨价稍有成效。持续低迷的舱位装载率和对运价上涨的迫切需求迫使班轮公司在5月通过临时停航手段暂时缩减运力规模,其中宁波-鹿特丹仅5月即停航4个航次。班轮公司按计划大幅上涨5月初欧地航线开航航次的运价,其中,欧洲航线由于前期运价持续处于低位,涨幅更为显著。班轮公司6月初也按计划执行涨价,但涨后即出现持续下跌,欧洲航线由于运力基数大,过剩情况更为严重,下跌幅度更大。截至上半年末,欧洲、地东、地西航线运价指数显示均小于去年同期,且短时间内未见明显向好回暖势头。

2019年上半年度,欧洲航线指数平均值为599.6点,环比下跌3.2%,同比上涨0.4%;地东航线指数平均值为529.1点,环比上涨0.7%,同比上涨0.7%;地西航线指数平均值为611.3点,环比下跌1.1%,同比上涨8.1%。

2.运力供给有效控制,运价同比涨幅明显

1-5月中国出口至美国贸易额同比下跌8.4%,但受年初以来运力的大幅缩减影响,美东、美西航线运价较同期均处于较高水平。其中美东航线指数仅在2月22日当周一期小于去年同期(同比下跌1.3%),美西航线指数上半年各期指数均高于去年同期。具体来看:尽管1月1日原关税增收计划取消,许多赶关税日的货物延缓出货计划,但春节的临近还是导致市场舱位紧张,节前市场运价一直处于高位,1月-2月上旬,美东航线指数平均值达1106.1点,美西航线指数平均值达1253.6点。2月中下旬至3月中旬,市场货量恢复不及预期,市场运价持续下跌。3月中旬后,在班轮公司舱位缩减的支撑下,市场开始出现回暖,较去年同期提前约半个月。进入4月签约季,班轮公司持续推涨市场运价,并通过停航手段缩减舱位促使市场出现舱位紧张甚至爆舱的情况。美东航线受巴拿马枯水期限重影响,甩箱情况尤其严重。5月美国加税政策的临时性出台并未对市场出货量造成明显影响,市场运价呈下跌态势,美西运价甚至出现倒挂的情况。至5月末和6月初,由于关税增收时间自目的港6月1日延后至6月15日,美西市场出现短暂集中出货情况,舱位十分紧张,班轮公司也成功上涨6月初开航班次的运价。

2019年上半年度,美东航线指数平均值为951.9点,环比下跌15.4%,同比上涨14.8%;美西航线指数平均值为971.2点,环比下跌25.5%,同比上涨25.2%。

3.班轮公司频繁停航,航线运价大幅上涨

波红地区,上半年中东、红海航线在有效运力管控的支撑下,运价大幅上涨,印巴航线5月下旬开始也由于临时停航,运价出现明显的上涨。具体来看:由于严重的运力过剩和目的地消费需求的减弱,近年来中东航线长期处于低位运价,NCFI数据显示,2017年8月中旬-2018年年底中东航线指数仅5期高于600点,最低仅报收于202.0点。班轮公司自去年年末已在积极控制航线运力投放,希望有效改善运价,缓解经营压力,并于春节前旺季收获较好成效。红海航线也得益于运力的有效控制和春节前货主的大量出货,2月运价指数均超过1000点。由于1月初中东、红海航线运价已涨至高位,尽管后期运价均先后出现长期下跌,运价水平仍高于前两年的同期。印巴航线此时则表现为低位小幅调整。三条航线市场均于3月中旬开始出现回暖,且在5月斋月需求的刺激下,中东、红海航线运价持续两周平均涨幅达20%左右,市场出现爆舱情况。但随着前期运价的快速上涨和后期货量有限,市场订舱价格自4月上旬即开始出现回落。进入5月后,班轮公司开始在印巴航线上通过停航手段临时缩减运力,造成印巴航线舱位十分紧张,运价随即逐周上涨,直至6月中旬后航次恢复正常,运价开始下跌,但由于前期运价已涨至较高水平,截至6月末,运价指数仍报收于772.2点,较年初上涨57.7%,较去年同期上涨88.5%。同时,得益于班轮公司在中东、红海航线上高频次的临时停航,今年斋月期间行情十分火爆,直至6月中上旬目的地国家逐渐进入开斋节,市场货量出现明显下跌,运价才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其中,中东航线今年以来涨幅尤为明显,6月末指数值同比上涨89.7%。

2019年上半年度,中东航线指数平均值为664.1点,环比上涨71.9%,同比上涨55.8%;印巴航线指数平均值为559.6点,环比上涨33.0%,同比上涨6.8%;红海航线指数平均值为891.8点,环比上涨11.7%,同比上涨38.1%。

4.南美市场震荡波动,近期舱位较为紧张

南美航线运价延续震荡行情,其中南美东航线由于去年上半年运价持续处于高位,今年上半年运价同比有较大幅度的下跌,南美西航线由于去年4-5月长期处于极低运价水平,今年上半年同比有一定上涨,但结合近期市场表现看,南美东市场行情好于南美西。具体来看:南美东、西航线市场订舱价格均在1月中旬冲高后开始回落,其中南美东市场自2月中旬后止跌回暖,南美西市场订舱价格跌至2月底。进入3月,尽管市场货源仍显不足,但南美西市场运价2月已跌至底部,班轮公司涨价意愿迫切,推动西岸运价逐周上涨,涨幅较为明显。5月中旬后,南美东航线市场订舱价格基本维持逐周上涨的趋势,南美西航线市场订舱价格5月底大幅上涨后虽然后续价格有所回落,但仍高于涨前价格。在航线舱位缩减和巴拿马运河枯水期限重的影响下,南美东西航线舱位均较为紧张,南美东岸更是出现一舱难求的情况。

2019年上半年度,南美东航线指数平均值为854.1点,环比上涨13.0%,同比下跌32.0%;南美西航线指数平均值为667.3点,环比下跌21.0%,同比上涨9.7%。

5.南非运价出现回暖,西非运价高位下跌

上半年非洲各市场表现不一,其中东非、北非航线运价波动较为平稳,西非运价高位回落,南非运价跌后回暖。具体来看:除西非、东非航线分别自3月中旬、3月末成功上涨订舱价格外,南非、北非运价自1月起持续下跌,其中北非跌幅较小,南非2月中旬后加速下跌,至3月倒数第二周,指数下跌达211.3点。4月-5月初,西非航线市场订舱价格持续在高位波动,市场舱位也十分紧张,而南非由于货量不足,舱位剩余情况严重,市场运价继续走低。5月中下旬后,班轮公司开始在南非航线采取停航手段,并成功大幅上涨南非5月下旬后开船航次的运价,南非航线指数显示,5月31日当周较5月10日当周上涨39.2%。相较去年6月中旬后加速下跌的行情,南非航线6月运价在较高水平波动,且月末指数已高于去年同期。西非航线相较前期的高位运价,5月中旬后运价出现滑落,但上半年整体运价水平仍远远好于去年同期。

2019年上半年度,东非航线指数平均值为643.6点,环比上涨4.9%,同比上涨10.4%;西非航线指数平均值为981.0点,环比上涨10.9%,同比上涨37.0%;南非航线指数平均值为731.4点,环比下跌1.3%,同比下跌22.5%;北非航线指数平均值为659.3点,环比下跌2.3%,同比上涨2.1%。

6.泰越运价涨后回落,新马航线走势平稳

泰越航线受一季度航线调整和4月泼水节的影响,3月运价持续上涨,但随着节日货物的出尽和新出货源的有限,以及中远、马士基4月在泰越航线上投入新船,加重舱位过剩问题,导致4-6月运价整体呈下跌走势,运价水平已远远低于去年同期。新马航线市场波动较为平稳,航线运价自2月上旬出现缓慢下跌,自3月下旬出现回暖,并在涨后运价水平上保持平稳波动,截至上半年末,运价指数已高于去年同期。

泰越航线指数平均值为540.8点,环比上涨0.9%,同比下跌13.1%;新马航线指数平均值为476.8点,环比上涨10.5%,同比上涨12.4%。

下半年展望

美伊局势、中美贸易磋商、日韩贸易摩擦、2020限硫令等将对贸易流向、贸易需求、物流成本等造成一定影响。其中,伊朗媒体报道伊朗议会正考虑向通过霍尔木兹海峡与伊朗没有贸易往来的不友好国家以及支持美国制裁伊朗的国家的船只征收通行费。而目前,基于紧张局势,马士基、达飞、地中海、赫伯罗特等多家班轮公司已计划对至波斯湾地区7个目的地国家港口的货物加征战争附加费,中国出口至波斯湾的货物多数将从8月1日起开始征收这笔36-50USD/TEU额外的附加费;中国、美国、日本、韩国作为全球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短期来看贸易壁垒的加筑将一定程度增加海运成本,长期来看则将影响全球产业链结构,进而影响航线贸易需求;而2020限硫令对班轮公司造成的成本压力,已随着实施时间的临近,已逐步释放给托运人,并预计这一压力在下半年会得到更充分释放。从历史情况和上半年发展趋势来看,市场在需求的刺激和班轮公司积极和频繁的运力调控措施下,市场运价还有上升空间,但这一利好在当前复杂的贸易环境和基数庞大的运力规模下较为脆弱。

编辑:宁波航运交易所(Ningbo Shipping Exchange,www.nbse.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