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航运信息 > 船舶修造 > 正文

国船国造!韩国船东船厂“相生合作”共度时艰

发布日期: 2020-06-28 来源: 国际船舶网

在新冠肺炎疫情给航运及造船业带来巨大冲击之际,韩国政府正在不断为国内相关产业“输血”,为航运及造船企业的“相生发展”创造条件。与此同时,韩国海运业和造船业“互帮互助”,“相生价值”(意指共同经历发展、共同克服困难)依然散发着光芒。韩国海运公司认为,比起立即降低投资成本,与本国造船企业长期的“相生合作”更为重要,因此决定今后将更多地在国内订造新船。

迎合政府政策导向,HMM 20艘超大型箱船全部在韩国国内订造

4月29日,韩国目前最大的海运公司HMM(前现代商船)从大宇造船接收了24000TEU级集装箱船首制船“HMM Algeciras”号,5月22日又接收了第二艘2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HMM Copenhagen”号,由此拉开了韩国20艘超大型集装箱船交付的序幕。

据悉,为了配合韩国政府2018年出台的“海运重建五年计划”,HMM在大宇造船和三星重工订造了总计12艘2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其中大宇造船建造7艘、三星重工建造5艘;另外,还在现代重工集团订造了8艘14000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按照计划,HMM将在今、明两年内完成这20艘超大型集装箱船的接收。这批集装箱船交付运营后,以船舶载重量计算,HMM将成为全球第八大航运公司,其运力将从目前的45万TEU扩大到约90万TEU,几乎翻了一番。HMM还计划通过追加订造新船以及租船,到2022年将运力扩大到约110万TEU的水平。

HMM期待通过这些超大型集装箱船的交付运营大大强化竞争力。据介绍,超大型集装箱船在提高运输能力的同时,还能通过规模经济提高费用竞争力并达到最佳燃油效率,从而提高运输的综合成本竞争力。HMM社长裴在勋表示:“通过确保超大型集装箱船的建造和与THE Alliance的合作为起点,HMM将与全球航运公司堂堂正正地展开竞争,引领韩国海运产业的重建。”

通过这一重大举措,韩国已经形成了具有代表性的海运业与造船业“相生”的模式。

此前,韩国造船企业的主要客户都是海外海运公司。韩国造船企业的建造技术虽然出众,但与中国相比,价格竞争力较弱。通常,中国造船企业建造船舶的价格比韩国低10%左右。

与韩国海运公司不同的是,中国和日本的海运公司一直都主要面向本国造船企业订造新船。因此,作为韩国本土海运公司的HMM在本国造船企业订购20艘超大型集装箱船具有重大意义。因为这是韩国国内单一海运公司史上规模最大的一份新造船订单。特别是对于因经济不景气而急需确保工作量的韩国三大造船企业来说,这也是“甘霖般的消息”。

重视中长期战略伙伴关系,韩国中型海运公司更多在本国下单

韩国海运公司中的中型企业也站在海运业与造船业“相生”的前列。据法国海运咨询机构Alphaliner透露,高丽海运公司和长今商船公司已在现代尾浦造船各订造了5艘2500TEU级亚巴拿马型集装箱船和3艘1809TEU级支线集装箱船。东津商船公司和泛洲海运公司在大鲜造船各订造了1艘1011TEU级支线集装箱船。

韩国另一家中型海运公司南星海运一直只在韩国国内造船企业订造新船,最近20年间共订造了14艘。从建造厂家来看,分别是目前已停业的新亚造船2艘,以及大鲜造船7艘、现代尾浦造船5艘。南星海运还计划近期在大鲜造船订造两艘1100TEU级支线集装箱船。

南星海运的姊妹公司东英海运公司也只在韩国国内寻找造船厂下单。与南星海运一样,东英海运2000年以后订造的7艘新船中,大鲜造船和现代尾浦造船各建造了5艘和2艘。

韩国海运公司之所以甘愿承受比中国更高的船价而在本国订造新船,是因为他们认为保持与国内造船企业的中长期伙伴关系非常重要。韩国海运公司的一位相关人士说明:“在国内订造新船是因为更加重视中长期战略伙伴关系。”“虽然也有符合政府政策层面的考量,但更进一步来说,也是为了加强船舶设计、建造企业与海运公司之间的相互合作。”

韩国海运业与造船业的“相生”对相关产业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最近,“HMM Algeciras”号集装箱船新加入了韩国船东互保协会(KP&I)。“海运重建5年计划”不仅对造船业,还对海运相关产业也产生了溢出效应。

韩国业界也有意见称,为了行业间的持续“相生”,需要政府更多的关注和支持。他补充说:“政府持续的关心和援助不仅能够重建海运业和造船业,而且可以重建许多相关配套产业,这一点尤为重要。”“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之后,为了应对全球供应链的变化、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失业率的增加等,更需要民间和政府共同努力。”

总统“站台”+财务支持,韩国政府扶持航运及造船业不遗余力

在“HMM Algeciras”号的命名仪式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副总理洪南基、海洋水产部长官文成赫、金融委员会委员长殷成洙、韩国产业银行会长李东杰、韩国海洋振兴公社社长黄浩善、HMM社长裴在勋等一众韩国政府及经济界大咖出席,文在寅的夫人金正淑还受邀出任该船教母,为韩国航运业和造船业“站台”。

文在寅在仪式上发表贺词表示:“今天,‘HMM Algeciras’号的命名仪式,向世界发射了韩国海运业重建的信号弹。由于世界各国大封锁措施导致的全球货物需求急剧减少,预计韩国海运和经济将面临巨大困难。有了全球最大集装箱船的助力,将重振韩国海运产业的地位。”

韩国政府对航运业和造船业的支持态度,由此可见一斑。事实上,在新冠肺炎疫情给航运业带来巨大冲击之际,韩国政府正在不断为国内航运企业“输血”。4月23日,韩国海洋水产部宣布设立一个扶持本国航运业的价值1.25万亿韩元(约合10亿美元)基金,以帮助现金短缺的韩国航运企业以及造船企业渡过疫情危机。其中,HMM将获得4700亿韩元(约合3.82亿美元),用于偿还到期的债务。同时,HMM还向其最大股东韩国产业银行(KDB)和韩国海洋商业公司 (KOBC) 发行了7200亿韩元(约合5.923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募集的资金中,4000亿韩元(约合3.29亿美元)用于订购新集装箱,3200亿韩元(约合2.631亿美元)将用作营运资金,用于支付燃料和租船费。

在扶持造船业方面,韩国进出口银行5月26日决定对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困境的韩国造船业提供的支援金将从之前的3.8万亿韩元(约合30.78亿美元)扩大到5.2万亿韩元(约合42.12亿美元),增加1.4万亿韩元(约合11.34亿美元)。韩国进出口银行还计划与韩国造船企业合作,将供应给造船企业的“相生合作贷款”规模从1.6万亿韩元(约合12.96亿美元)扩大到1.9万亿韩元(约合15.39亿美元),以优先用于中小船用配套企业交货的结算资金。此外,作为克服新冠肺炎疫情金融支援计划的一环,韩国进出口银行从今年2月开始对中小船用配套企业同时提供了延长现有贷款期限和提供新运营资金等支援。5月29日,韩国产业银行又与海内外金融机构合作与现代重工签订了4800亿韩元(约合3.89亿美元)规模的“绿色信贷(Green Loan)”合同,韩国产业银行高层表示:“在新造船市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大的情况下,此举将为停滞不前的韩国造船业注入新的活力。”(王楚 )

编辑:宁波航运交易所(Ningbo Shipping Exchange,www.nbse.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