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航运信息 > 船员动态 > 正文

验船师忍受甲板“烧烤架”只为“小心驶得万年船”

发布日期: 2020-07-30 来源:浙江日报融媒体

中国海事服务网

谷岳忠检查货舱和底舱之间的密闭空间。 拍友 宋兵 摄

7月28日上午10时不到,当头的烈日已开始显威,停靠在宁波宁海强蛟镇磨盘山码头的“捷耀61”散货船甲板迅速升温。

船舶甲板上,“宁海晓舟船检工作室”的验船师谷岳忠单膝单手撑地,俯身检查侧边的焊缝,隔着厚厚的手套和劳保鞋,热浪仍一阵阵钻进皮肤,汗水滴滴答答落在甲板上,或是融进工作服里,凝结成新的盐斑。

盐斑,是每个验船师的印记。谷岳忠有,他团队的符汉青、吴豪霄、吕茂翔同样有——这4位验船师组成了“宁海晓舟船检工作室”,负责当地所有船舶的检验。每年七、八月航运市场淡季,船东扎堆申请船舶检验,验船师也进入繁忙季。仅7月,“宁海晓舟船检工作室”就已受理20多艘船舶的检验申请,除了休息日,他们几乎天天在船上。

验船师谁没几处伤疤

谷岳忠从身上沉重的设备包里掏出手套递给我们,叮嘱道:“戴好手套!船上的铁件都不能用手摸,会被烫伤。”

我们看了一下谷岳忠手中的温度计,没过40℃,心想应该不至于烫伤。

谷岳忠好像看出了我们的掉以轻心,今年55岁的他干了30年验船师,还组建了“宁海晓舟船检工作室”,带了3名徒弟,他太清楚我们即将面临的“炙烤”指数了:“别看现在室外38摄氏度,但船舶钢板吸热能力极强,这会儿估计已有60摄氏度了,船舱内温度会更高。不信?打个鸡蛋上去,三五分钟就能熟。”

果然,跟着谷岳忠钻进空间狭小的船舱,立刻感觉像是跌入了大蒸笼,汗珠从每个毛孔渗出来,很快渗透衣背。扑面而来的闷热空气中不仅夹杂着焊接后的焦糊味,还有新刷油漆的刺鼻气味,感觉多呼吸一口就会把嗓子灼伤。

谷岳忠用衣袖在脸上抹了两把,便蹲下来核对发电机组的型号。不一会儿,他又踮脚挤进狭窄的通道,一丝不苟地观察舱壁的水密性能,任凭汗珠沿着脸颊滑落。

船舱再往下,得靠各种垂直扶梯通行。我们往下张望,黑漆漆的一片,不知深浅。谷岳忠贴着梯子往下爬。“高度五六米左右,要慢,脚别抖,踩实!”他边说边示范着,高温环境不比平常,人体水分流失太多,腿脚很容易虚浮而踩空,所以一步一步,要稳而慢。

我们注意到谷岳忠紧抓着扶梯的右手小手指指尖,大半的肉是新长的,他不以为然:“验船师谁没有几块伤疤!”除了高温考验,还有各类不明尖锐物体的威胁。船底光线昏暗,一不小心就中招,他的小指就是被一块裂开的船体钢板割伤的。干这行越久,谷岳忠越是小心小心再小心。

“啰嗦”是职业病

甲板通往货舱也靠垂直扶梯通行,扶梯一直下到货舱最底层。我们在船上看到很多椭圆形、脸盆大小的洞,它们被称为“人孔”——可供工人穿行于各个工作区间,同时也能给船舱通气。

符汉青蜷着身子,抢在师傅谷岳忠之前从“人孔”钻了进去,来到船舶装货区和船底之间一个密闭空间,除了施工或检查,一般不会有人进入。这里面横七竖八的钢结构骨架尤为要紧,是船检的重点。

近一米八个头的符汉青身材壮实,在这80厘米高的空间内无法直立,只能匍匐往前爬。他爬爬停停,用猫着腰、仰着头的姿势,细细检查一条一条焊缝,并精确测量钢板尺寸,不时用铁锤敲打。敲到某一处,跟在身后两米远处的谷岳忠突然停下不动了,趴着细听,喊道:“声音不对,有问题,再敲深一点!”果然,再往里敲,烂穿的孔洞藏不住了。

听声音找问题,不用对图纸也能揪出缺损的部件,符汉青知道,这是师傅30年的经验,入行才4年多的他还有很多功课要补。

一艘船从搭建第一块钢板开始到后期的运营,小到每一条焊缝,大到发动机,都需要检验,但在偌大的船体中找出症结并不简单,检验内容少则几十项、多则200多项,检验一次起码半天时间。一条上万吨的船,单检查焊缝一项就要走上万米。

浮躁在这特殊的工种中是禁忌,另一位90后验船师吴豪霄如今的性子,已明显比同龄人沉稳。他在机舱几个重要设备前,不厌其烦,一个问题要反复确认好几次才罢休。这种自然流露的“啰嗦”和超越常人的细心,或许是每个验船师都有的“职业病”。

“船上哪怕一个小小焊缝点出问题,就像针线不牢固衣服就会破一样,存在安全隐患,容不得半点马虎。”吴豪霄说。船舶检验,实行的是“终身负责制”,每次验完船,签下字,就是一辈子的承诺。他们工作室检验的船舶,迄今为止没有一艘发生过检验质量事故。
见证者和引路人

“沿着抽水马桶管道,检查一下污水储存柜。”刚从货舱底部大汗淋漓地爬上来,谷岳忠一个指令,又把大家带到了船舶机舱。

下去前,谷岳忠特意按了马桶的冲水键,一路攀爬,我们都能听到细微的水流声。在污水储存柜外侧,我们找到了液位仪,谷岳忠看到上面的数值微弱上涨,放心了——这说明船的生活污水系统正常。

生活污水系统是这几年新增的检验项,谷岳忠从业30年,所检验的船舶从木质帆船变成了万吨级巨轮,宁波舟山港从内河小港发展成为年货物吞吐量超10亿吨的“东方大港”,尤其近几年,船舶更新换代加速,给他和徒弟们带来了新的挑战。

谷岳忠挥挥手上正拿着的厚厚一摞检验规范、法规、标准,这是今天要检验的项目。一旁桌子上铺满了船东提供的图纸和说明书。“过去,检验规范及技术标准也就薄薄几张纸,靠经验。现在是成堆的,每一项都要一一核对原始数据和实地采集的数据。”

为了更标准地检验船舶,谷岳忠创建了宁海县船舶检验数据库,囊括了宁海所有船舶的基本状况、参数,还有船东的联系方式。平时,他就每天翻翻这些数据,记一记,不然每次检验都要查数据,实在费时。

谷岳忠是一个较真的人,遇到历年法规变化较大的地方,会根据实际情况提出检验方案。就拿排污来说,原来船东是直接排入海里,社会发展了,环保等要求也越来越高,《船舶水污染物排放控制标准》(GB3552—2018)已于2018年实施;今年8月,《国内航行海船法定检验技术规则(2020)》也将落地。

“新标下,船舶上的生活污水处理系统需要进行改装,但我们宁海的运输船小而多,从业的船老大很多是从渔民升级而来,意识不够,我们得带着他们习惯使用船上的排污设施。”谷岳忠说。在他看来,验船师是航运发展的见证者,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引路人。

编辑:宁波航运交易所(Ningbo Shipping Exchange,www.nbse.net.cn